欢迎来到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网站!

实验室介绍

>>更多
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State Key Laboratory of Infectious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KLID)于2005年3月22 日经科技部批准正式成立、进入建设时期。2011年1月7日通过评估。SKLID 的依托单位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教授,实验室主任为徐建国研究员。

徐建国:坚守疫情火山口,编织传染病防控巨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实验室动态

徐建国:坚守疫情火山口,编织传染病防控巨网

2019年第二个中国医师节来临之际,8月19日上午,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局、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联合举办的中国医师节先进典型报告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来自国家机关有关部门、有关行业组织、医务工作者代表700多人参加了此次报告会。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出席报告会并讲话。她向全国医务人员致以节日问候,强调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卫生健康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认真落实李克强总理批示要求,切实担负起人民健康守护者、健康中国推动者、医者仁心践行者的重要使命,不断增进人民群众健康福祉。孙春兰指出,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大卫生健康工作者为改善我国卫生面貌,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做出了重要贡献,新时代要顺应人民群众健康新需求,坚持预防为主,带头推进健康中国行动,加强医德医风建设,让医学充满人文关怀,要关心爱护医务人员,营造尊医重卫良好风气。

在此次会议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徐建国作了先进典型报告。作为一名优秀的疾控人代表,徐院士结合自己的工作和体会,讲述了一个个与疫情做战斗的经历,坚守火山口,默默付出,以坚定的信念、坚实的能力抗击疫情,奉献于传染病防控事业,保障人民健康。

 

徐院士在先进典型报告会上的发言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刚才,临床医生们给大家讲述了一个个救死扶伤的感人故事。相比妙手回春的临床大夫,还有一群疾控人,他们坚守疫情火山口,在大家不知不觉中把传染病疫情灭杀在萌芽状态,默默地守护着一方百姓的健康。很荣幸,我也是这群疾控人中的一员。

年轻时,我种过地,做过工。改革开放后,考上了研究生,从此走进医学微生物学的殿堂。我热爱微生物学,对我来说,我期望像做艺术品一样把它做到极致,为挽救生命,保护人群健康做出贡献。本着这样的信念,在中国疾控中心一干就是40年。

照片上这个细菌是大肠杆菌O157:H7,我和它打了一辈子交道。1999年春夏之交,江苏省徐州市一些医院突然接收到一批先腹泻,后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的病人,由于病原无法确定,无法采取有针对性的防控措施,更严重的是死亡人数持续增加,疫情还在扩散。疫情就是命令,我们随即受命赶往徐州。

在现场,13年的科研积累让我迅速做出判断——这是一起大肠杆菌O157:H7引发的疫情。实验室证据也支持我的判断。但当时一些同志对这个细菌不熟悉,一时难以达成共识。时间不等人,疫情还在肆无忌惮地吞噬生命!我毅然将自己的署名调查报告递交卫生部。卫生部很快采纳,并组织实施了一系列有决定性的防控措施,疫情很快得到有效控制。

对于疾控人而言,要控制疫情一定要找到传染源。否则,疫情的“火山”随时可能再次暴发。当时一百多名疾控人员现场采集各种标本上万份,我和团队也在不断改进检测方法,终于在当地家畜家禽粪便中分离出了大量的大肠杆菌O157:H7。我的判断得到验证!随着传染源被找到,这场造成177人死亡的重大疫情彻底解除了警报。

能够迅速对苏皖疫情做出准确判断,我是有底气的。1985年,国家派我到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学习时,就与这种可怕的细菌交过手,我用了仅三个月时间,发展了肠出血性大肠杆菌DNA诊断探针,并有幸让其在全世界被广泛使用。回国后,我便立即组建自己的研究小组。正是13年的科研积累让我在1999年苏皖疫情处置中胸有成竹。

苏皖战疫让我深刻体会到“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的中国智慧。对于传染病防控,必须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为了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新发突发传染病,2004年我们发动专家,科学预测,列出了80种未来10余年可能引发疫情的微生物,进行重点研究,并且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效。 我们2004年启动猪链球菌技术储备研究。2005年6月四川省暴发了世界上最大的一次人感染猪链球菌疫情。我们接到任务后,依靠技术和人才储备,三天完成病原学调查报告。又一次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一锤定音的作用。 世界卫生组织猪链球菌专家组书面肯定了我们的报告。科学(Science)杂志做了报道。

 我们还在继续深入,对全国范围的病原体进行实时监测和分析。最近,我和我的团队提出了“反向病原学”理论,就是要提前发现未知病原体,评估其对人类的危害,做好技术储备,迎接未来的挑战。

目前,我国已建成全球规模最大,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将传染病报告时效从过去的5天缩短为4小时。一张传染病防控巨网正在形成。

40年过去了,有人问我“坚守”是什么?

我想,坚守,就是不忘来时路,一生做好一件事。

坚守,就是稳坐火山口,关键时刻一锤定音。

坚守,就是常备不懈,打有准备之仗。

初心如炬,战“疫”没有尽头。虽然我们无法预知何种新发传染病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到来,但我们会用常备不懈的坚守、默默无闻的付出,为14亿中国人民的健康保驾护航! 谢谢大家!



                            医务工作者典型代表  潘松刚/摄


                                 徐建国院士作先进典型报告

                               徐建国院士作先进典型报告

(重点实验室办公室 姜莘莘 秦天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