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网站!

实验室介绍

>>更多
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State Key Laboratory of Infectious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KLID)于2005年3月22 日经科技部批准正式成立、进入建设时期。2011年1月7日通过评估。SKLID 的依托单位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教授,实验室主任为徐建国研究员。

协同作战,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疫情控制

协同作战,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牵动所有人的心,对人民健康提出了重大的挑战。疾控人,义无反顾奔赴战场。
      在中国疾控中心启动一级应急响应后,越来越多的部门和人员直接投入到这场任务艰巨的疫情阻击战中。重点实验室腹泻病组,也积极响应号召,派遣人员参加到抗击疫情的战斗中。
      腹泻病组阚飙研究员,作为驻守所内的疾控应急分管副所长,组织全所疫情应急响应工作组开展工作,还承担了中心培训督导组和检测组工作,在赴老挝参加东盟外长新冠疫情防控特别会议期间,与老挝卫生部开展疫情防控交流,介绍中国的防控工作和经验。在所内,几位所领导被派遣至武汉及其他省开展工作,他与白雪平书记担负起了所内的应急和日常管理工作。
      梁未丽研究员,在接到赴外省的督导指导任务后,仅有一天的准备时间,虽然孩子面临高考,需要辅导照顾,但也毫不犹豫启程。在重庆工作期间,她仔细查看医疗、防疫、社区等等现场工作,分析问题,以高度负责的态度和细致入微的专业精神,与专家组和当地医疗防疫力量一起筑牢战“疫”的防线。
      赵宏群副主任技师,2月4日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所移动生物安全实验室检测队队员,日夜兼程 ,驰援武汉。从2004年8月31日开始负责移动生物安全实验室的运行和维护工作,16年来,他一直潜心钻研机械原理,及时保养机器部件,检查供电是否正常,负压是否稳定,确保其始终处于战备状态。2010年,移动生物安全实验室第一次赴青海玉树地震灾区,开创移动生物安全实验室高海拔地区开展检测的先例。赵宏群带领队员们克服重重困难,安装、调试实验室,还全程负责移动实验室的运行和维护。这次赴武汉参加检测工作,情况紧急,为了调试好一路疾驰的移动实验室,早日投入使用,开展工作,赵宏群连续几天加班加点,从启程前的装车到移动生物安全实验室接上电缆,到拆卸车头,架主实验舱,松固定绑带,搬运、摆放仪器设备,所有事情他都亲力亲为,直到移动生物安全实验室调试好,他才稍微休息一下。无论多晚,赵宏群总是等到所有检测人员离舱后,把实验室检查完毕,垃圾从传递窗收走、消毒处理掉才关闭设备锁好门最后离开。同事们都感受到:老赵的责任心是超强啊,对他的“宝贝”是真爱呀!
      为保障北京地区重点收治医院重症病例的救治,由北京市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安排,传染病所与北京地坛医院共同在我所BSL-3实验室开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临床标本细菌真菌检测等任务,双方共有二十多名专业人员参加。所里紧急启动实验室活动认可,确定任务和队伍,大家加班加点迅速投入工作。从获批的BSL-3实验室每一个实验的SOP撰写到各种风险识别及风险评估的完善;从对所有实验人员BSL-3实验室进行岗前培训、应急演练到实验室内所有仪器的重新配备、测试;从检测试剂耗材的准备、消毒液的配制到实验完毕后垃圾袋怎样封口等等这些细节问题都逐条认真讨论准备……
      2月5日中午12点30分,由闫梅英研究员带队的第一组检测人员正式进入BSL-3实验室,开启传染病所与北京地坛医院等单位“新型肺炎疫情应急检测”协同作战模式,腹泻病室的几名科研骨干也都相继参加到检测队伍中。
      闫梅英主要负责BSL-3实验室SOP的编写,作为参加过SARS疫情应急检测的老队员,她带领地坛医院工作人员及我所新进BSL-3人员实地进行实验流程预演、生物安全培训、对实验过程中每个步骤可能涉及的风险点进行讲解,规范试验前、试验中、试验后的消毒处理程序;并率先进入BSL-3实验室,规范完善整个实验流程及实验细节,达到每个风险点可防可控,确保人员及实验材料安全,为后续人员开展实验奠定基础,做出了表率。
      腹泻病组青年骨干、第六党支部书记卢昕副研究员,前段时间父亲突然病逝,本想利用春节假期带母亲出去散散心的,得知所里有应急任务后,提前结束休假返京,并在完成隔离期限后,迅速投入到应急工作中。她主要负责BSL-3实验室样本DNA和RNA提取操作程序的制定,并形成标准操作流程,在随后的工作开展中得以应用;组织开展BSL-3实验室样本核酸的提取;主持开展样品的宏基因组测序,对样品进行DNA和RNA测序文库构建、上机测序以及数据分析。虽然工作量很大,但她每天都不知疲倦忘我的工作,努力并快乐着,在办公室经常能听到她的歌声,她的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感染着身边每一个人。周末她几乎都在实验室加班,还经常给我打电话,要准备这个试剂、那个耗材。我曾问她,第一次进P3实验室做实验是什么感受,她说如果用一个字形容就是,憋!其实头也有些胀,尤其是N95口罩戴的脸上起了痘痘……每次进P3实验室前前后后也要4个小时左右,到了饭点仍没出实验室、也成了家常便饭。卢昕曾两次荣获传染病所优秀党员称号,她所带领的第六党支部也曾两次荣获传染病所优秀党支部称号,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共产党员的入党誓言。
      “二孩妈”高鹤副研究员,所里第一次征集报名参加到武汉一线应急,她就积极报名,至今也没有被安排去,她还一直“耿耿于怀”:“怎么还不安排我。”我安慰说:“领导会全面考虑的,不一定所有人都去一线呀,不去一线就不能参加应急了?目前就有非常艰巨的任务需要你来完成,领导会有安排的。”2月11日,她就接到阚所的委派,着手进行新冠肺炎病人标本的核酸宏基因组测序文库的构建等工作。文库构建的实验比较复杂,又分为DNA文库制备、RNA文库制备以及高通量测序上机三部分,仅实验步骤、在A4文本上就有一百二十多页。虽然她之前并没有做过文库构建实验,但因十几年来她一直从事病原菌致病的分子机制研究,在分子生物学实验操作、尤其是RNA相关的实验操作上有着比较丰富的经验,所以她还是有信心能完成任务。但仍然有很大的压力,因为想到同事们在BSL-3实验室里提取的所有核酸样本,都是在腹泻病室进行后续的宏基因组测序文库构建、上机及数据分析,决不能因为她的实验失误而导致整个研究的失败。在熬夜整理实验步骤和工作思路后,第二天她就开始了相关工作。RNA样本容易降解、RNA文库制备的环节又更为复杂、实验操作时间更久。从文库制备到上机,整套实验流程下来,至少要将近3天的时间。每一个步骤都要仔细,避免各种污染,需要做好包括BSL-2实验室的清洁、实验台的洁净等实验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实验中间环节尽量不能停止,否则容易影响建库质量。所以一天下来要在实验室里连续做14个小时实验。第二天再进行后续的实验和质检,又需要大约10个小时连续进行。第三天再进行上机前的实验操作,等等。两周多的时间,她们陆续完成了150多个样本的文库构建,已经有70个样本完成测序。高鹤可以暂时稍微松口气了,总算是做点儿其他能做的事儿了,虽然大女儿总哭着问妈妈什么时候回家……
      付秀萍副研究员,当1月20日新闻报道武汉病例忽然增加时,她和爱人就在纠结过年是否还回老家,回去怕增加感染机会,若不回去,这么一个合家团圆的节日,两家老人又都盼望着。1月20日上午,她在办公室接到爱人的电话:他们医院刚开完会,相关人员不能离京随时待命。夫妻俩人赶紧跟两边老人打电话解释、退票。两边老人都表示理解也特别支持,在他们朴素的理念中:这是正事,做着国家的工作就是国家的人,国家需要什么就做什么。随着疫情的发展,医疗单位都行动起来,她爱人是他们医院的新冠肺炎专家组成员,经常深夜还在微信群里研判病例,做出会诊意见;而且作为科室唯一的男士,义不容辞地报名参加了丰台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救治工作,随时准备支援一线,家里的事情什么都顾不上。如果她再走了,孩子可能连饭都吃不上,万般无奈之下,她放弃了首批去武汉一线的机会。作为一名疾控人员,她当时心里特别惭愧和内疚,跟领导反复申请可以参加北京地区的工作,这时所里BSL-3检测小组已经开始了各项工作,领导安排她和同事一起承担BSL-3实验室核酸检测、核酸测序的建库工作,她终于心里踏实了一点,觉得不管贡献大小、总算做了一点事情。正值她爱人的工作比原来也轻松一些,可以兼顾家里的事情,她马上又跟领导申请如果武汉一线还需要工作人员,请一定考虑她!
      李臻鹏副研究员,疫情期间主要负责科室服务器的稳定运行和参与深度测序数据分析。平时工作也非常努力,在电脑前工作一坐就是3、4个小时,我经常提醒他起来活动活动,他也积极跟我们学习了八段锦,有时间就练一会儿。
      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加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来……

      所有的工作还在有序的进行着,尽管没有到武汉第一线,留在单位的大家依然坚守自己的岗位,坚守自己的职责,团结一致,并肩作战,以必胜的信念和顽强的战斗精神,全力以赴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阚飙在监控室布置工作


                                赵宏群在监控移动生物安全实验室运转情况


                                            闫梅英在P3实验室指导操作


                                               卢昕在操作测序平台


                                              高鹤、付秀萍进行文库构建

                                                                                                                 (腹泻病组 李杰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