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网站!

实验室介绍

>>更多
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State Key Laboratory of Infectious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KLID)于2005年3月22 日经科技部批准正式成立、进入建设时期。2011年1月7日通过评估。SKLID 的依托单位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教授,实验室主任为徐建国研究员。

南开大学黄森忠团队:警惕防疫漏洞!莫让扬州成藁城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疫情控制

南开大学黄森忠团队:警惕防疫漏洞!莫让扬州成藁城

8月6日上午,江苏扬州市举行第八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会上通报,8月5日0-24时扬州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8例。7月28日至8月5日,全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220例(其中轻型69例,普通型135例,重型14例,危重型2例) ,本土无症状感染者0例。截至目前,扬州共有高风险地区1个,中风险地区66个。

据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统计,目前扬州确诊病例中, 60岁以上老年确诊病例至少有101位。

南开大学黄森忠团队向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独家提供最新《关于国内近期新发新冠肺炎疫情的研判简报(2021.8.05 )》显示,团队研发的EpiSIX系统预测扬州本轮疫情停时在8月18日~23日之间,规模不超过450例。


扬州: EpiSIX给出的本轮疫情预测,采用数据长度9天(2021.7.28~8.05 )


同时,黄森忠团队采用估算法,认为扬州事发棋牌室相关密集接触者千余人左右,加上次密集接触人员,整个密接圈可能会有上万人次。扬州市卫健委通报,截至8月6日,扬州已排查出密切接触者和次密接7037人,均已按照有关规定进行隔离管控。黄森忠认为,扬州本轮疫情与今年年初河北疫情情况类似,即确诊、密接人群中老年人数量较多,“老人是新冠肺炎的易感人群,但是老人的防控意识普遍相对薄弱。”

2021年1月2日,石家庄第一例确诊病例被检出核酸阳性,次日开始确诊病例呈倍数增长,截止2月6日,相关病例(确诊加上无症状感染者)总数为1123例。河北疫情中心眼位于农村地区,医疗卫生条件差,根据健康时报此前梳理的确诊病例轨迹,造成疫情蔓延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人员聚集”和“出现不适后没及时发现自行购药”。究其根本这两大原因背后都是由于对疫情防控的松懈态度:村里以老人居多,疫情防控意识较差,且聚集性活动多,极易出现防控漏洞。而造成本次扬州疫情扩散的源头,也正是老人的聚集性活动,再加上天气炎热,许多人不规范佩戴口罩,甚至不戴口罩,这些都不利于防疫工作展开。

根据黄森忠教授提供的河北疫情数据, 1月10日~1月11日之间河北疫情的医学观察人数翻倍, 1月10日医学观察人数为11708 , 1月11日的医学观察人数突然升至20170 ,证明是由于发现了“疾控漏洞”。据黄森忠教授推测,医学观察人数翻倍的原因可能是相关部门突然发现村里老人传播情况比预估要严重,干脆将整个村子都作为可能密接者封控起来纳入医学观察范围。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通过查阅资料发现, 1月12日河北省政府宣布,在疫情最为集中的石家庄藁城区,十多个村庄的近3万村民分批转移,集中隔离观察。人员撤离后,村里进行强力消杀。或可证明黄森忠教授的推测。


黄森忠团队在1月20日所做的河北疫情的预测,符合后面的实际走势。右上角“单日数据"出现双峰,基本表明在疾控过程中发现新的“大漏洞”


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院感科主任王瑞刚在接受央广网采访时表示,石家庄市藁城转移村民至集中隔离点,一是由于居家隔离中不断有核酸阳性结果被检测发现,集中隔离首先更有利于环境消杀;其次,集中隔离方便管理。1月11日0-24时,河北省新增的40例确诊病例中就有一人在隔离期擅自离村。根据通报,该名确诊病例在1月6日晚擅自离村:1月7日上午进入新乐市财政局附近东旭干鲜果品批发部,被疫情防控志愿者发现劝返并报警,由藁城区派人派车护送其回到家中。

在本次扬州疫情中,也出现了居家隔离人员不服从管理的情况。据都市时报报道,8月3日,扬州某隔离小区一位社区志愿者在业主群里哭诉请求业主们不要找借口出小区。据了解,许多业主找诸多借口想要出去,甚至有居民提出让买红酒和巧克力的条件。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采访了扬州卫健委的工作人员,目前扬州市的隔离政策根据江苏省政策,结合专家组意见进行灵活调整,没有对隔离政策“一刀切",综合考虑各方因素进行考量,对不同密接或次密接人员或采取居家隔离政策,或采取集中隔离政策。

这也正是黄森忠团队所担心的, “‘居家隔离管理’有可能会扩散到其他家庭成员。老年人本身就是易感人群,但有时候又不太服从管理,总有想偷偷溜出去的时候,这是居家隔离的不确定性因素。扬州要警惕这个漏洞,小心成为下一个石家庄城。”黄森忠强调。


责编:陈龙飞

主编:张   赫

校对:李超然

本文转载自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